吉林11选5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|吉林11选5开奖直播
 
彭德懷的大愛

來源:點擊:9180次

電視劇《彭德懷元帥》編劇馬繼紅講述——

彭德懷的大愛

  在共和國的十大元帥中,彭德懷是最不茍言笑的一位,從他那棱角分明的臉上,總能讓人感到一種不怒自威的力量,人們常用三嚴來形容他,即嚴厲、嚴格、嚴肅。然而,真實的彭德懷屬于典型的暖水瓶性格,外表看似冰冷,內心卻熾熱暖人,他愛戰友、愛士兵、愛孩子、愛人民,他的愛是一種樸實、熾烈、厚重、深沉的大愛。

  情同手足

  彭德懷是一個率真的人,他為人誠實坦蕩,光明磊落,與他搭檔過的人,都會感受到他那兄長般的情誼。

  抗戰期間,八路軍總部副參謀長左權是彭德懷的左膀右臂,他們一起指揮過平型關戰役、響堂鋪戰役以及著名的百團大戰,他們雖然性格各異,卻情同手足。一次,一位蘇聯友人給彭德懷帶來一條蘇聯香煙,這在當時可是難得的寶貝,彭德懷知道左權的煙癮很大,他一支也沒舍得抽,全部送給了左權。左權接過煙,感動地說了聲謝謝。彭德懷不以為然,“這有啥好謝的。”想不到左權的淚水竟然盈滿了眼眶,他聲音顫抖著說:“彭總,我說的不是煙,而是你為我做的事,我都知道了。”原來,早在十多年前,左權被王明的左傾路線扣上了“托派”的帽子,此事一直成為壓在左權心頭的一座大山。彭德懷得知此事后,以自己的名義給延安的毛澤東、張聞天寫信:“左權同志對黨忠誠、富有才干,實為我黨的好同志,望中央解除對他的懷疑,給予完全信任。”遺憾的是,這件事過去后的不久,當中央對左權的平反批復送到前線時,左權已經血灑十字嶺,壯烈犧牲。彭德懷在左權的墓前點燃一支煙,又把酒輕輕灑在墓碑上:“老左,中央已經給你平反了,我本來是想和你一塊慶祝的,想不到你卻……”淚水順著彭德懷的臉頰滾落……

  1947年,胡宗南大舉進攻延安,彭德懷臨危受命,擔任了西北野戰軍的司令員兼政委。同一天,習仲勛奉命從前線趕回延安,彭德懷交給他一封毛主席的親筆信,習仲勛看過,不由得一愣:“彭總,讓我給你當副政委,能行嗎?”彭德懷糾正道:“不是給我,中央軍委已經正式下達命令,自3月17日起,邊區各兵團及一切部隊,統歸彭德懷、習仲勛同志指揮。”習仲勛還是覺得有些突然:“彭總,你知道,這些年我做地方工作多,沒有多少作戰經驗,我怕擔不起這副擔子。”彭德懷笑了,“我相信主席的眼光,他讓咱倆搭檔,絕對是有道理的,你很早就是陜北地區的娃娃主席,不僅熟悉陜北的地理民情,和邊區干群也有密切的聯系,蔣介石打仗靠的是武器,我們打仗靠的是人民,我相信,我們一定能把中央交的這副擔子挑好!”

  在長達三年的艱苦卓絕的解放戰爭中,彭德懷與習仲勛配合得天衣無縫。習仲勛對彭德懷十分敬仰,彭德懷對習仲勛也很尊重,每次戰役前,他們都要召集王震、張宗遜等戰將對作戰方案反復推敲,碰到不同意見,彭德懷更是格外重視,常常苦思到半夜。每當戰斗打響,彭德懷總是冒著炮火親臨前線,同志們批評他,他振振有詞:“不到前線去,光靠電話和地圖,怎么能打勝仗!”但有一次,彭德懷知道習仲勛帶著部隊沖到第一線后,他火了,“你怎么這么冒險,你不知道槍子不長眼睛嗎!”習仲勛微微一笑,“我這都是跟你學的,我就不信,槍子只找我,它不找你!”彭德懷被將住了,“嘿嘿”一笑:“想不到你在這等著我呢!”

  彭德懷雖然比習仲勛大十五歲,但他們的生日挨得很近。這天,彭德懷發現桌上多了一碗面條,便問警衛員是怎么回事,警衛員說是習政委送來的,說今天是一個特殊的日子,讓彭總要像消滅敵人一樣把它消滅掉。彭德懷端起碗聞了聞,隨后把碗放下,掏出筆,在一個小紙條上寫了兩行字,折好,告訴警衛員:“你把這碗面和這張紙條一塊送給習政委。”警衛員有些懵懂,喃喃道,“習政委讓我監督你把這面……”彭德懷打斷警衛員:“是我的官大,還是習政委官大,快去!”警衛員把面端到習仲勛面前,習仲勛打開那張小紙條,只見上面寫著:“你的心意我收下,面還是由你消滅,祝小老弟生日快樂!”習仲勛看著那碗面,眼睛不由得濕潤了。

  愛兵如子

  1926年,年僅28歲的彭德懷在湘軍已經擔任了團長,每月能領到幾百塊大洋。對于這些錢,彭德懷既沒有寄回家去蓋房置地,也沒有去享受,而是在團里組建了一個“救貧會”,專門用來救濟那些生病負傷和家境貧困的士兵,很多人對此不理解,彭德懷微微一笑:“因為我也是苦出身。”

  1928年,彭德懷發動和領導了著名的平江起義,他將歷年積攢下來的7000大洋,全部用作起義經費,創建了工農紅軍第五軍。在奔赴井岡山與毛澤東會師的路上,彭德懷率先提出了官兵一致的主張,從那以后,直到建國前,幾十年艱苦卓絕的歲月,南征北戰、東拼西殺,彭德懷始終和士兵一樣,過著有鹽同咸、無鹽同淡的日子。

  一次,彭德懷在趕往前線的途中,發現一個小戰士在路邊睡著了,他跳下馬,想喚醒他,想不到睡得懵懵懂懂的小戰士居然照著彭德懷的胸口就是一拳,彭德懷被打愣了,但由于軍情緊急,他什么也沒說,騎上馬走了。很快,這個小戰士以毆打軍團長的罪名,被五花大綁地推到彭德懷面前,小戰士看到威嚴的彭德懷,不知要受什么責罰,嚇得臉都白了。想不到彭德懷走過去為他松開綁繩。當彭德懷得知這個小戰士只有16歲,是因為疲勞過度才在路邊睡著時,很是心疼,把身上唯一的一塊銀元掏出來,塞在小戰士手里。小戰士說什么也不肯要,彭德懷便以命令的口吻讓他收下,小戰士感動得撲通一聲跪了下來。不久,在廣昌保衛戰中,這位小戰士英勇犧牲,打掃戰場時,人們發現,他手里還攥著那塊血染的銀元。

  由于蔣介石的重重封鎖,紅軍長征進入草地后,很快就斷糧了。看到那些因饑餓而倒臥在草地上的戰士,彭德懷心如刀絞。他命令飼養員,把所有的牲口都殺掉,包括自己的那頭黑騾子。飼養員急了,說那頭黑騾子無論如何不能殺,自長征以來,它救了很多人,是革命的功臣。彭德懷眼里含著淚花:“你以為我舍得?可現在什么吃的都沒有,只有殺了牲口,才能走出草地。”彭德懷的命令下達后,飼養員和警衛員誰也不愿執行,彭德懷命令軍團部的一名干部去執行,六頭牲口被集中在一起,一陣槍響,五頭牲口相繼倒下,唯有彭德懷的那頭黑騾子,依舊安靜地站著。老飼養員撲過去,抱住黑騾子的脖子喊,把它留下!彭德懷走過去,低聲說:“人比牲口重要!”然后示意那名干部又開了一槍。大黑騾子慢慢倒下,彭德懷轉身走了,他不忍回頭。事后,他指示后勤部門,把所有好肉都送給戰士和傷員,自己卻一塊也沒有留。

  彭德懷作為一位高級指揮員,他對士兵的愛,更多地表現在戰場上,越是危險的時候,他越是把士兵放在心上。解放戰爭期間,彭德懷率領只有區區兩萬人的西北野戰軍與全式美械裝備25萬之眾的胡宗南對壘。彭德懷遵照毛主席制定的“蘑菇戰術”,先后取得了青化砭、羊馬河、蟠龍、沙家店等一系列勝利,然而,在西府戰役中,由于求勝心切,加上對敵情估計不足,部隊突然遭到敵人重重包圍,尤其是青海的馬家軍,集中了三個騎兵師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氣勢洶洶地殺來,情況十分危急!司令部的同志都勸彭德懷趕緊撤退,彭德懷卻惦記著打阻擊的教導旅,他下令,一定要把教導旅接應出來。經過一夜鏖戰,當突圍出來的幸存者見到徹夜未眠、滿身塵土的彭德懷時,不由得哭了。他們拉住彭德懷的手,“彭總,這里太危險,你不應該在這!”彭德懷的眼里也含滿了淚水,他說:“順利的時候,我指揮你們,危險的時候,我哪能不顧你們,自己跑了,這不是共產黨的指揮員。”事后,彭德懷專門召開大會,就這場戰役做了深刻的檢討,參加這次會議的陜甘寧政府主席林伯渠深有感觸:“中國有句古話,叫有威可畏,有德可懷,彭德懷就是這樣一位有德可懷的人。”

  血濃于水

  彭德懷自己沒有孩子,但他卻很愛孩子,尤其對烈士的遺孤,更是關懷備至,疼愛有加。

  新中國成立前,彭德懷正率部進軍大西北,當他得知湖南已經解放了,便專程派人去黃公略的家鄉,尋找黃公略的夫人和女兒。幾經輾轉,終于找到了居無定所,四處躲藏的黃家母女。彭德懷聞訊后十分高興,他馬上給朱德總司令打電話,請求黨組織把黃家母女護送到北京。

  是年隆冬,彭德懷從蘭州到北京開會,他特地派人把黃公略的夫人劉玉英和女兒黃歲新接來見面,他一邊給歲新削蘋果,一邊噓寒問暖,問歲新的學習,問黃夫人的身體,黃夫人感動得抹了一把眼淚:“德懷兄弟,要不是你派人去找我們,我們可能就活不到今天了,你是我們娘倆的救命恩人呀!”彭德懷搖搖頭:可不敢這么說,公略那么年輕就為革命犧牲了,我作為幸存者,照顧你們是應該的,只是照顧得不夠好呀!彭德懷拿出給歲新準備的畫冊、筆記本以及給黃夫人買的毛衣。從那以后,彭德懷每月都要從自己的工資中拿出一部分錢寄給黃家母女,直到歲新考上大學,一貫節儉的彭德懷又買了一塊手表送給她。黃夫人看彭德懷這么喜歡歲新,便建議讓歲新給彭德懷當女兒,彭德懷想了想,“玉英嫂子,你就這么一個寶貝女兒,哪里舍得呀,我看,就讓歲新給我做半個女兒吧。”

  彭德懷對左權的女兒左太北也一直視為己出,抗美援朝結束后,彭德懷搬進了中南海,正好太北的媽媽要調到外地去工作,彭德懷便把正在上學的太北留在了自己身邊。彭德懷盡管工作十分繁忙,但只要有點時間,他就要和太北聊聊天,問問她的學習,帶著她去鍛煉身體、勞動,有時還帶著她去朱總司令家串門。彭德懷知道左太北愛吃雞蛋,每天早晨他都把炊事員給自己準備的雞蛋悄悄放進太北的碗里。

  那年,左太北考上了心儀的哈軍工,她興沖沖地來向彭德懷報喜,卻意外地發現彭德懷的臉色和往日不一樣。彭德懷坦誠地告訴太北,自己在廬山犯了錯誤。太北無論如何也不相信,自己敬重的彭伯伯會反黨。彭德懷深深嘆了口氣:“你到了大學要好好讀書,寒暑假去看看你媽媽,就不要再來看我了!”太北哭著喊道:“不!你不能趕我走!你趕我,我也不走!”彭德懷轉身走進屋里,拿出一個信封遞給左太北:“這是國家每個月給烈士子女的20元撫養費,這些年我一直給你保存著,現在該交給你了,記住,不要亂花。”左太北再也壓抑不住自己的感情,撲在彭德懷的懷里失聲痛哭。告別時,她對彭德懷承諾,等學校放假,一定會來看他。左太北沒有食言,每年學校放假,她第一件事就是回北京看彭伯伯,在她的心目中,彭德懷永遠是她的第二個父親。

  彭德懷一生坦蕩,從未做過對不起別人的事,但他對自己的兩個弟弟彭金華、彭榮華卻一直心存內疚。抗戰爆發后,弟弟得知彭德懷當了八路軍副總司令,千里迢迢到延安來找他,希望能在哥哥領導下參加八路軍打鬼子,是他把弟弟勸回家,讓他們在家鄉組織抗日隊伍。1940年,當百團大戰的捷報傳遍全國,廣大軍民舉國歡慶時,對彭德懷恨之入骨的國民黨頑固派,卻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,槍殺了他的兩個弟弟。噩耗傳來,彭德懷痛不欲生,他當即下決心,將來有了條件,一定要把弟弟的幾個孩子撫養成人。正是緣于這種感情,建國后,他把幾個侄子侄女全部接到北京讀書。1950年10月,彭德懷臨危受命,在準備赴朝的前夜,他把幾個孩子接到了北京,當晚,他和孩子們一起打地鋪,度過了一個幸福難忘的夜晚。當戰爭再一次走近,久經戰火硝煙的彭德懷之所以義無反顧地踏上征程,因為他希望,孩子們能遠離戰爭。

  恩重如山

  彭德懷是一個懂得感恩的人,在他的心中,人民是天,百姓是地,人民群眾的恩情是他永遠不能忘記的。

  那年,重新恢復工作的彭德懷到三線視察,正好途經紅軍長征時搶渡過的大渡河,他打聽到當年為紅軍擺渡的老船工帥仕高正患眼疾住院,便專程到醫院去看望。彭德懷握住老船工的手,和他一起回顧往事。老船工感動了,說這事過去這么多年了,你還記得?彭德懷說:“這件事不僅當紅軍的人不會忘記,就算哪天我們這些人都不在了,紅軍的子孫后代也不會忘記。”彭德懷又問了帥仕高的生活情況,隨后從兜里掏出30塊錢和三包大前門香煙塞到老船工手里。

  彭德懷是人民的兒子,他對人民的愛傾自心田,發自肺腑。1928年,井岡山失守后,彭德懷一直覺得愧對井岡山人民。次年,彭德懷終于帶領部隊重返井岡山,當他看到被國民黨反動派血洗的村莊,看到那飽受煎熬的老鄉,心如刀絞,他當即做出決定,不論婦孺老幼,每人發放一塊銀元。至今,人們仍把彭德懷發放銀元的小橋叫做紅軍橋。

  廬山會議后,彭德懷因為民請命而蒙冤罷官,不少人替他打抱不平,說你是軍隊的領導,大躍進和你并沒有直接的關系,你何必引火燒身。彭德懷搖搖頭說:“如果任憑那股浮夸風刮下去,危害的不僅是百姓的生活,也是我們的社稷江山,那么多先烈前赴后繼地奮斗,不就是為了讓老百姓能過上好日子嗎?現在眼瞅著有問題不說,還是共產黨員嗎?”

  彭德懷住進掛甲屯后,雖然遠離了權力,但他仍時時記掛著老百姓的生活。他發現村里老鄉的飲用水就靠一眼小土井,吃的都是不潔的地表滲水,他便讓工作人員打了一口機井,從那以后,掛甲屯的老百姓都喝上了清亮亮、甜絲絲的地下水。這天,彭德懷到鄰居季大嫂家去串門,走進屋里,看到兩個孩子正趴在小油燈下寫作業。彭德懷奇怪地問:“家里沒有電嗎?這么暗的光線,孩子的眼睛要變近視的。”季大嫂嘆了口氣:“這我知道,可哪有錢拉電呀!”彭德懷沒吭聲,轉身走了。幾天后,彭德懷用自己的工資買來電線桿和電線,為左鄰右舍14位社員家裝上了電燈,當明晃晃的電燈點亮時,孩子們拉著彭德懷的手,興奮得拍手跳高。

  彭德懷在掛甲屯住久了,對老鄉的情況也摸熟了。一天夜里,突然雷鳴電閃,下起了暴雨,彭德懷爬起來,扯了件雨衣就往外走,他深一腳淺一腳,蹚著水直奔村頭的陸興家,走進去一看,只見屋頂成了篩子,雨水嘀嘀噠噠地直往下灌,到處濕漉漉一片,陸家三代八口人縮在炕角,瑟瑟發抖。彭德懷大聲喊道:“快走!都到我那去!”可陸家人不肯給彭老總添麻煩,說什么也不去,彭德懷無奈,只好跑回去,叫上幾個哨兵,扛上蘆席去給陸家苫房。隨后,他又逐戶查看,把住危房的老人和孩子都接到自己家的書房。天亮后,雨停了,彭德懷又讓炊事員熬了一大鍋姜湯,親手端給每位避雨的鄉親。

  正因為對老百姓愛之切切,所以他對損害老百姓利益的人毫不留情。那年,他響應毛主席的號召,回家鄉去搞調研。他來到一戶老鄉家,發現老鄉的房子被拆得七零八落,窗戶只剩下一個框子,嗖嗖地往里灌風。彭德懷問,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老鄉答,“是大躍進的時候,讓生產隊拆走煉鐵了。”彭德懷皺皺眉頭,“那這一年多,你就住在這樣的屋子里?”老鄉沒說話,眼里含了淚。彭德懷轉身出去了,他來到支書家,發現支書的房子窗明幾凈。彭德懷二話不說,拉起支書就走,一直把支書拉到村民家,指著那殘破不堪的房子問:“這房子是你拆的?”支書支支吾吾,說拆房的時候他還沒當支書。彭德懷火氣不減:“那你當了支書,為什么對此不聞不問,麻雀困覺還有個竹筒眼,人連個窩都沒有,行嗎?”支書低著頭,不敢看彭德懷。彭德懷又問:“村里像這樣沒房住、住破房的社員有多少戶?”支書猶豫了一下,說有幾十戶。彭德懷大聲道,“我現在就命令你,馬上組織人把這些社員的房子蓋好,過兩天我來檢查,你要是蓋不好,我就讓人把你家的房子扒了,讓你也嘗嘗沒房住的滋味!”

  彭德懷晚年,盡管心身遭受了嚴重的摧殘,但直到彌留之際,他想的還是人民——他拉著侄女彭梅魁的手,斷斷續續地說:“我沒有什么可以給黨和人民的了,只有這個身體……我死了,把我的身體解剖了,給人民做最后一點貢獻吧……”

  這是彭德懷的最后遺言,他作為人民的兒子,畢生傾注的都是對人民的愛。


 
關于我們 | 新聞資訊 | 關愛成長 | 聯系我們
中國廉政法制研究會版權所有 [email protected] xyctwh Corporation, All Rights Reserved 京ICP備14002488-2號
聯系電話:010—68213889 聯系地址:北京市海淀區萬壽路西街7號院
吉林11选5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 后三组选包胆技巧时时 宝来娱乐哪里下载 时时彩评测 金苹果注册 百盈快三怎么分析 超神pk10计划 稳赚家园都是什么任务啊 516棋牌游戏中心 谁知道春秋彩票可靠 正规时时彩官网